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母亲被六人轮姦

时间:2018-08-11
那天,我发现母亲自收到一封信后就变得坐立不安。晚上,我趁母亲睡觉后,把那封她一直拿在手中的信偷出来,打开一看,里面掉出十几张相片。上面是母亲与一个男人做爱的景头,那个男人是我父亲。
相片我父亲,母亲的面貌拍的非常清楚,也非常专业。在信封里面还有一封信,我打开一看,大意是说有六个男人偷拍了父母在野外做爱的相片,準备把这相片放到网上,给他们曝光。但只要母亲答应第二天让他们玩玩,他们就把底片给她。
父亲这几天出国了,也不知道母亲会如何处理这件事,但我那时还不明白玩玩是什么意思,还认为只不过是几个人在一起做做游戏罢了,也就没放在心上,把那封信又放回了母亲手中。我放学回到家,大老远地看到有六辆摩托车从我家门里驶出。
是不是我家里有客人来了?我急忙往回走,到了家里,已经没人了,我在卧室里发现母亲正光着身子竖着左腿侧睡在床上。
她的嘴唇显的有些红肿,她的屄边的两条缝外翻着,也有些红肿,并且她的屁眼大大地豁开着。
一些白色的液体不停地从她的嘴里,屄眼里,屁眼里流出来。最让我吃惊地是母亲的屁眼,黑黑的折皱外翻着,露出了红红的鲜肉,与那不断流出的白色淫液形成了明显的对比。大大的屁眼张着,我估计能插进我的一只手去,当然是估计,因为我只是比量了比量。
并且那条母亲在我上学时新换的床单,变得髒兮兮的,上面有一滩一滩的湿湿的地方,并且还有很多或长或粗或细或短的阴毛。我觉着奇怪,母亲这是怎么了?再看那些阴毛,长短粗细黑黄不一。我突然想起了那走了的六个人,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封信,难道是他们与她玩过了?!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。
「喂!你好。」
「你是刘小慧的儿子吧?」
「是的。」
「让你母亲接电话。」
「我母亲睡着了。」
「那你告诉她,说今天让哥们玩的很舒服,她的相片我们不给她曝光了。并告诉她今天她屁眼里的屎太多了,让她明天早上不要吃饭,洗好澡,我们还要去找她玩。」
当母亲醒来时,我把这些话告诉了她,母亲的脸红了。第二天,母亲果然没吃早饭,并且还未等我走,便进了浴室开始洗澡。放学后,回到家,我发现门口停着六辆摩托车,我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电话。难道是那六个人来了?我便悄悄地进了院子,趴在窗上向里看。我发现一个奇怪的裸体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饮料,他的一只腿搭在沙发的扶手上,两腿叉着。我看到他的大大的鸡巴软软的低垂着头,整个鸡巴上湿湿的,还有粘液不断地顺着他的龟头滴下。
「真是不错!这骚娘们的屁眼可真是好用!」
他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自言自语说。我又来到卧室的窗前,听见母亲和几个男人呻吟的声音。我向里看,看到我母亲四脚着地跪爬在床上,她的周围有四个男人,在她的身子底下还躺着一个男人,这五个男人都光着身子,母亲也是。
躺在母亲身下的那个男人两手紧紧的抓着母亲的两只白白的大腿,两只脚紧紧的抓着床单,腰部快速地挺动着,用他那根粗大的肉棒猛烈地插着母亲的肉洞,发出啪啪的响声,随着那根肉棒的不断抽插,白白的粘粘的液体不断的溢出。跪在母亲前面的那个男人用手抓着母亲的长髮,把他的肉棒插在母亲的嘴里,抽插着。那大大的龟头把母亲的小嘴塞的满满的,母亲不时的吐出那龟头,含住他的两个大如鸡蛋的睪丸,撑的她的嘴的两边都高高鼓起。那上面已是湿渌渌的,全是唾沫。
在她的两侧跪着两个男人,她一手握住一个男人的肉棒,上下的套弄着,这两个男人一手扶住她的肩膀,一只手抓着她的一个奶子揉搓着。
一个人跪在母亲的身后,两手扶住母亲的两半屁股,他的肉棒插在母亲的屁眼里。我真不相信母亲那小小的屁眼能容得下那根粗粗的肉棒!她那粗粗的肉棒上还有黄色的东西,我想那大概是母亲的屎吧。他慢慢地一下一下的抽插着,每一下都把他的肉棒全部插入母亲的屁眼。
他每一次插入,母亲都要往前扑一下,口中呜呜地叫着。六个人同时活动着,说着一些下流的话。一些粘液从母亲的身体上、头髮和脸上滴下,可能是精液吧。当我仔细看她那来回移动的裸体时,我难以相信她的嘴和屄,及屁眼同时被男人的鸡巴肏着。她正在呻吟并且蠕动着,显然非常喜欢这样。一阵阵的羞耻感涌上心头,我母亲怎么能这样?这就是他们说的玩玩?我记得,这样的动作只能父亲与母亲做,母亲这样不是在给父亲带绿帽子吗!这些男人的鸡巴都很巨大,至少17、18公分以上。操她嘴巴的人正弓着身子把鸡巴在她的喉咙深处慢慢推进。
「喂,这是一个风骚淫蕩的妇人,」
这个人一边肏着我母亲的屄一边嘟囔着。
「极其正确。以前没有哪个女人能嚥下我的整个鸡巴。但是看这宝贝,她都含到我的鸡巴根了。」
操她嘴巴的那个人喘着气说。我看到我母亲的喉咙因鸡巴的插入有些鼓起。这个人慢慢地从她的嘴唇拉了他的鸡巴出来,把鸡巴在我母亲的脸上摔打了几下,注视着她的眼睛说:
「你準备好了喝更多的精液了吗,蕩妇?」
「是的。餵我。把你的热精液射给我,」
我母亲呢喃着说。这个人微笑了,然后抓紧了她的头的后部,慢慢地把鸡巴又顶入到她的喉咙。同时她的手继续套动着旁边的二个男人的鸡巴。
「天哪!这里,它来了,」
他喘着气从她的嘴唇抽出了他的巨大的鸡巴。
「嗷……!」
这个人呻吟着抖动着的鸡巴射出了的奶油色的精液,喷到我母亲的脸上。第一股精液射到我母亲的眼睛上,第二股射到她的鼻子上。他盯住她的张开的嘴,把鸡巴头对準我母亲的嘴巴,我母亲张开嘴盯住他的鸡巴,第三、四条精子溪流直接射入她的嘴里。起初射到眼睛和鼻子上,脸上的精液顺着她的下巴往下面滴下,她把嘴里的精液吞嚥了下去。
然后她用嘴不停地来回舔咂着这个人鸡巴。这时,母亲猛地吐出了那个男人的肉棒,大声叫着。只见她身下的男人紧紧抓着母亲的屁股,快速的抽插着,嘴中还呜呜的叫着。他猛地抱紧了母亲,让母亲坐在他的肉棒上,两人同时一阵痉挛,那个男人躺下了,母亲正也要趴下,肏她屁眼的那个男人把她提了起来,说
「该我了。」
母亲身下的那个男人从他们的跨下退出,并顺嘴在我母亲的肉缝上舔了一下,舔了一嘴的白液。
起身与肏母亲嘴的那个男人一起到了客厅休息了。操母亲屁眼的那个男人从母亲的屁眼中抽出自己的肉棒,来到母亲的身下躺下,把自己的肉棒插进母亲的屄里开始起来。我看到母亲的屁眼大大的,如同杯底大小,还圆圆的,那些暗红色的折皱也被带了出来。
母亲旁边的一个男人刚来到母亲的身后,把自己的肉棒插进了母亲的屁眼,他的肉棒比刚才的那个男人的要细,抽插起来很容易,他就快速的抽插着。母亲旁边的另一个男人跪到她向前,把肉棒塞进了母亲的嘴里。三个男人同时快速的抽插着。整个卧室只有男人舒服的
「呀呀」声,母亲满足的
「呜呜」声,肉肉相击的
「啪啪」声及
「卜滋」声。突然,母亲大叫一声,猛地向前扑去,把插她嘴的那个男人撞倒了。插她屁眼的那个男人拎着母亲,嘴中大叫着,肉棒深深地插在母亲的屁眼里,一股一股地向里射精。那白色的淫液不断的从母亲的屁眼里流出。母亲剧烈的咳嗽着,原来她在撞那个男人的时候,那个男人的肉棒顶到了她的喉咙,呛地她直咳嗽。
插她屁眼的那个男人插出肉棒后,母亲一下子坐在了她身下的那个男人身上,还没等她坐下,便又大叫着弹了起来,她这一坐,那个男人的肉棒正顶到了她的子宫口!那个男人却不放过她,伸出双手抓住母亲的奶子,揉搓着,下面则不停地抽插着。
「噢……,你有一根巨大的宝贝!你正在肏进我的屄!噢……,肏我!给我全部插进来!」
当这个男人慢慢地肏她时,我母亲叫了起来。她的嘴被解放了。被她撞倒的那个男人又把鸡巴插到了母亲嘴里,并且慢慢地推进喉咙深处。她立即开始吸吮起来。她淫蕩的叫喊被制止住了。
我可爱的母亲同时被男人用巨大的鸡巴操着她的屄和喉咙,并且她喜欢这样。这对我来说是一次稀罕的享受,现在,就在我面前,我母亲被几个男人肏的爽的乱叫喊。
「嗷……我不能相信这个蕩妇的骚屄是这样的紧密。」
下边的人边肏着边嘟囔着。
「不知道有多少鸡巴肏过在她的骚屄。」
其实主要还是他的鸡巴太大了!他才感到屄紧。当他后退了时,我母亲的屄里嫩肉也随着巨大的鸡巴的抽出而翻出来。把粗大的鸡巴在我母亲的屄里进进出出。
「肏的你怎么样,婊子。你爱大鸡巴?」
「啊……是的……」
当她被前后两个鸡巴操的来回摇动时,她不停地呻吟着。
「宝贝……吸那大鸡巴,……你这个淫妇……準备喝精液……」
看起来操我母亲嘴巴的这个人已经直接在她的喉咙食道下面射了精,听不清我母亲在嘟囔啥
「欧……姆……」,只见她的喉管那儿因吞嚥精液而翕动着。他紧紧抱住我母亲的头不让她动,使鸡巴深深插在她的嘴里,她的鼻子紧紧贴住他的阴茎根部的肉里。我担心她因无法呼吸而晕倒,但看样子她控制的不错。最后,这个人从我母亲的嘴里抽出了他的已经射完精的鸡巴,她马上大口喘气着。当他用他的软鸡巴在我母亲的脸上擦动时,我母亲看着他微笑着呻吟说:
「谢谢你让我喝了很多美味的精液。」
她然后舔她手上这个人的残余精液。现在只剩下母亲身下的这个人了,他大幅度地把鸡巴在我母亲的屄里抽送起来。他又来到母亲的身后,採取狗交式。我母亲爽快地又大声呻吟了,庞大的阴囊拍打着我母亲的拉长的屄门,她的肥大臀部在这个人的大力抽插下疯狂波动着。突然那个男人抽出了自己的肉棒,母亲紧接着把屁股向后跟过去,想咬住那根肉棒,却没跟上,那根肉棒已抽了出去。她回头看了看,那个男人正把龟头对着她的肉缝準备再次插入,她闭上了眼睛,做好了準备。没想到,随着
「卜滋」
一声,那根肉棒插进了她的屁眼里。于是,男人同时一上一下的插着她的两个洞,母亲也一上一下的顶着屁股。两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接着,那男人抽插着的肉棒开始射出浓精来,却仍是不停地进出两个肉洞。终于两人都趴在了床上。过了一会儿,当男人起身抽出鸡巴时,母亲已经睡着了。六个人穿好衣服,骑上摩托,一溜烟地走了。晚上我又接到一个电话。
「让你母亲好好休息,从今晚上吃饱,并好好休息。从明天晚上起不准吃饭,后天下午我们还去找她玩。今天她的屁眼里还有屎。」
第三天中午,我就没去上学,藏在家里。这天,我才明白,那天在客厅里坐着的那个男人是六个人中的老大,在他玩够了母亲后,才让另外五个轮姦她。